雨后春特刊:黄鹤楼,谁为你翻唱这“庚子行”?贾勇虎抗疫朗诵诗

2020-02-12 11:21 来源:企业家日报网

诗/  贾勇虎 

——————————

第一章 

黄鹤楼倚在庚子春大江的门槛上 

这位一千八百岁的老妪,瞪大惊奇的眼睛一一 

她看见十万妖雾,正卷起蝙蝠般魔影 

那冠状的毒舌,正舔噬着中原之珠的神经 

龟山,蛇山,这回真锁大江了 

“九省通衢”,由一纸封城令,成病鳖入瓮

李白,崔颢,没再来扶列列汉阳老树 

神女之峰,翘首祈望,谁来护我萋萋鹦鹉洲

突然,它眼晴一亮,看见天堑之旁 

又耸立起一座座山,火神山,雷神山…… 

一座座山前,又见一群群白鹤, 

从北京,从南京,从海陆空军营,正逆行飞来 

他们齐刷刷排列三镇,齐向江城宣誓 

“烟波江呵不用愁!让我们一起来打赢这场战斗” 

他们说,中国,绝不代代都吟“西辞黄鹤楼” 

为一千四百万武汉亲人,我们绝不西去,也不下扬州 

第二章 

六十年前的伟人,似有神示,他当年 

穿的泳装,多么像今天抗疫天使的防护衣 

他说,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 

多象今天,我大中国竖起的,一道道抗疫的屏障 

一句“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洞穿了

孔家子贡,“庚子多疾难”,千年的谶语 

东湖之滨的放鹰台,以八千年前的稻壳作证, 

有万年文明史的江城人,石斧石锛並非专捕野禽 

但就有这不屑的后人,从林则徐焚毒残灰中复活 

他们高歌“食为天”了。疯狗般亵渎人性 

于是,就有华南海鲜市场,野鸡,果子狸美如妲己, 

就有那市场下水道里,塞满了蝙蝠,莱花蛇腐尸…… 

于是,终于这一天,继十七年前SARS姐姐挥师北上, 

胡喜眉般的NCP,终于,妖气蔓延所有疫区

黄鹤楼,女老板辛姑娘在庚子春哭泣 

祖国啊,快来武汉,救人!救人!救人! 

第三章 

他来了,以全中国人都熟悉的,八十四岁身影, 

从十三年前的小汤山,一步跨进中原之门 

一个多么惊天动地的名字,钟南山 

当黄鹤楼的钟声,敲泊了大江奔忙的客船 

他来了!在协和医院一站, 

南山,就与龟山,蛇山比肩 

列车上,一幅餐车上打盹的照片,让天下人咽哽 

中国,从上世纪的40后,到今天的00后,都为您摇旗助阵一一 

“老爷子,你都在拼在干,我们怎能够不干? ” 

“你都在逆行去武汉,我们怎能不向前!”

由是,在你身后,是小汤山老战士带血的指印, 

是半月未见父亲的14岁小女孩,给医生爸爸微信一一 

“我知道您穿上了白衣,就穿上了责任,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您忙吧,春天就会来临……” 

悠悠白云,悠悠的风呵 

昭昭天日,昭昭的人…… 

他们,才是民族的英雄,才是生命的典范 

才是我华厦儿女,最有丰采的时代精英……

第四章 

她也来了。她不是作家记者,也不是明星 

一位封城后,宅在武汉家里的知性女人 

对老公,她是妻。对九岁女儿,她是母亲 

她以一篇朴实的记叙文,成天下阅读者泪眼的湿巾 

她说,祖国啊,你的武汉儿女,蒙难了, 

在蒙难的日子里,她才真正品尝了孤寂,恐惧,忧心…… 

医院前,人头无助的攒动;加油站,油荒卷起的长龙 

百货店,谣言煽起的疯抢和涨价:大白菜,二十元一斤…… 

而当自己突发高烧,她怎样自闭不见丈夫孩子 

而当闺蜜一家感染,她怎样嚎啕大哭失声…… 

是我劝她封城时留下的呀,害了她一家人 

闺蜜说不怪你,若回老家,岂不害了父老乡亲 

封城的第九天,庚子年人日。黄昏 

在她小区里,有位姑娘,伏在窗口唱出《我和我的祖国》 

不到五分钟,她就发现,奇迹发生一一 

小区十几幢楼的大部分窗子,都一齐洞开了

十几天未见的邻居面孔,一起在窗口闪现 

“我的祖国和我,像海和浪花一朵……”和着泪水,和着窗外的雨声…… 

而此刻,家家电视机里,大国总理正在帐篷里 

一碟泡菜,一盒泡面,吃着当天唯一一顿 

在她身后,十岁的女儿正念作文:“习爷爷

您放心,咱武汉 人流泪,是因为爱得深沉……” 

第五章 

他也来了,但他,步履却是道奇观 

别的人站立,是两个支点,而匆匆的他,脚印只一个半…… 

浓眉。黝黑。风风火火。十分钟内接六个电话 

整个金银潭医院,都听他在喊:快!快点!

这是武汉最大的专科传染病医院,这也是 

我大中国,阻击冠状病毒新型肺炎的最前沿

从第一例确诊病人,到一万人确诊,他说 

全院240名党员血丝满眼,我,怎能落在后边? 

他总是一瘸一拐地忙着,对院友讲是关节炎,实际上,渐冻症,也将他生命的倒计时钟,上紧了弦! 

“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抢回更多病人生命

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跑赢已不多的时间”

2019年的除夕。零点。当庚子年钟声敲响 

他,累瘫在医院,仍拨通一个电话 

妻子,病毒感染已经十一天了,住的另一家医院 

他的话有些哽咽,“老婆,对不住,没去看你一眼” 

他说,扛住!你不会死!上帝早给咱家许了愿 

我张定宇这把冻骨头,陪你到永远!…… 

第六章 

她从雪山走来,带着《珠穆朗玛》的深情 

她从北京走来,带着《天路》那悠扬的履音

栉风沫雨,亲自驾车把口罩,防护衣送到武汉 

她真累垮了,病榻上依旧似战场指挥员一一

她说,一定把慈善捐献的,哪怕一分钱, 

一盒面,也要亲自送到老百姓手里边 

甚至,当捐款达到2,78亿时,她果断请来审计 

暂停接受善款,要保证!善用捐赠者的善意

她没有儿女,却收养了280多个孤儿 

她没有多少财产,个人却捐出近一亿八千万

祖国,哪里有灾她就奔向哪,汶川,雅安,盈江…… 

百姓,谁家有难她就哪出现,援青,援疆,援 藏…… 

歌迷说,她是真正的明星 

是莎拉,布莱曼般的天籁 

民众说,她是天使 

是人民的好女儿!最干净的灵魂 

她就是韩红。病榻上,她告诉记者“放心吧

我必须像个军人,永远是那个乐呵呵的空军士兵……”

第七章 

浙江绍兴,一个盛产伟人的地方, 

她有光耀千秋的周恩来,也有文坛泰斗鲁迅

1947年,在她的夏履镇夏履村,一位普通 

农妇,又产下了一位新的丽人 

战乱,给了她信念;贫穷,给了她勤奋 

十八岁,她竟成了四乡闻名的“赤脚医生”

“李医生,活菩萨,好人有好报” 

一首民谣,三年后送她到大学深造 

二十年后,一个“李氏人工肝支持系统” 

让一朵“铿锵玫瑰”,在中国工程院院士里争俏 

这是无人不服的,她曾给千万乙肝病者第二春 

这是无人不敬的,她曾创造了非典重患者零后遗症 

她被称作医学界的“铁人”,白衣队伍的“良心” 

与钟南山齐名的,中国传染病防控的女神 

而在2020年年夜,73岁的,曾在退休时 

卸任浙江省卫生厅长的她,又往武汉疾行 

几天前,她与钟南山同时发声,“是的,人传人,” 

“渠道是口鼻和飞沫!抑制她,可用洒精和高温!” 

除夕夜,她又携带着两种新药,带着团队 

奔向被疫魔笼罩的江城…… 

2020年,在中国的网上,还没有一个女人 

像她这样,赢得百分之百的男人女人的共尊

多少成年人在说,阿姨,愿再多给你N个十七年, 

多少孩子在讲,奶奶,你该长命百岁呀,当心,当心…… 

第八章 

黄鹤楼的眼晴紧盯着过往的人们 

突然,它发现,有无数只喉咙在呼唤同一个人 

在庚子行进的队伍里,他,似没听见地走了

像当年崔颢在唐诗中说到的昔人 

人们姑且不能断定,他是心先死,还是身先死 

是先在训诫书上画押,还是去鬼子城报名 

江城人,从没追究过辛老板娘是否是真的 

也没阻止过去吃酒的人,墙上下来跳舞的黄鹤是骗人 

龟蛇二山,也没怨过崔颢无中生有, 

以一首小诗,抢了他们千百年的名份 

2020年的北方,一夜间下起了大雪 

这夜,懂得天安门纪念碑的人,都在吟诗 

人们虽知道,他是真走了。她妻儿仍在病中

他的父母心情比一万个崔颢还愁 

但他们都明白,那最早的哨声,仍是于无声处 

一声惊蛰,触动了千万个钟南山,李兰娟警醒 

“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他的祖先李白,似早也预见到这高尚的后生

于是,伟大的阻击战,就由这微弱的哨声点燃了 

中南海,以一杆漫卷的五星旗,刷新了黎明

第九章 

汉江边的柳枝儿,悄悄抚开诗经的大门 

黄鹤楼的泪眼里,涌进的是千百支逆行的援军 

哦,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豪迈的李白,也重回辛姑娘酒店抒怀了 

他身后,是一家管一个地市的中国十六个省! 

哦,让我们一起来吟吧,云对雨,雾对霜 

陕西对十堰、山东对黄岗 

河南对随州,江苏对孝感、河北对襄阳 

广东对鄂州,安徽对黄石,北京对潜江 

湖南对荆州,贵州对恩施,浙江对荆门 

四川对仙桃,上海对天门、江西对咸宁 

天津就对神农架 

山城重庆对宜昌…… 

他们说,逆行就是冲锋。每个专家,医生 

自愿者,都是董存瑞,邱少云,黄继光…… 

他们说,宅家就是守阵。在大难中生根 

磨砺,方守得住春莺百屏,大地苍生 

每一个鲜活的人物,都在生动的故事里穿行

中国,我为你自豪!除了你,谁敢站在人类地图上 

向长天发问,天下,还有哪个国家 

有你这十四亿听话的,懂事的公民?! 

第十章 

“武汉,你好吗?你有多美?”,2020年元宵 

中国央视的大午台上,主持人热泪盈盈一一

他们在唱,轻轻地捧着您的脸,为你把眼泪擦干, 

他们在吼,让我们同吟满江红,一起撑起黄鹤楼 

他们看见,大江两岸,千万江城儿女 

关闭了欢乐和笑容,正用坚韧和执着,擒拿蛰伏的死神 

他们听见,南北东西,亿万炎黄子孙 

摒弃了惊慌与恐惧,正用大爱与赤心,筑起抗疫的长城 

是的,黄鹤楼,不用愁啊 

我们众志逐鹿大中原,必将再现百万雄师的胜境 

是的,黄鹤楼,昂起头 

我们万众一心送瘟神,纸船明烛,今晨巳映红大神州 

春天来了,病毒末日就要来了 

愿烟花三月,举国公民,都能下杨州,全球畅游 

大江东去,永远淘不尽的,是这中国精神 

永恒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永远的中国必胜…… 

2020年2月1日至8日于成都南湖畔) 


贾勇虎:又名贾西贝,祖籍西充,现居成都,17岁参军,中共党员,空军中校。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通俗文艺研究会副会长,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特约理事。曾任成都 军区战旗歌舞团,成都空军文工团创作员,成都空军政冶部新闻组长,新华社空军分社以及空军报战旗报特约记者等,自上世纪75年代始,先后在《诗刊》《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报》《四川文艺》《四川日报》《星星》《奔流》《边疆文艺》等发表组诗、长诗若干篇(首)。出版《绿色风流》《唱响中国心》《诗话中国》等诗集,报告文学集6部。诗词<真是好样的>获全军一等奖,<夜航谣>获空军优秀作品奖。

责任编辑:张璐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企业家日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联系zxss2016@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