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化营商环境落到实处 危机企业亟需拯救

2020-09-15 10:14 来源:企业家日报网

bb2d69285c9341e79b99311f7e700d27.jpg

疫情之后危机企业亟需拯救

受疫情影响,以及复杂的国际国内经济形势,中小企业生产经营面临严峻挑战。

数据显示,2020年1-7月,共有231万家企业注销倒闭。江苏和广东作为中国经济最强的两个省份,在2020年的1-7月,前者倒闭的企业数量高达23万家,排名第一。也就是全国每10家倒闭的企业中,就有一家来自江苏。而广东倒闭的企业数量也高达近21万家。紧随其后的是山东和浙江,企业注销量均高达15万家以上。

市场需求不足、资金周转困难、成本压力增大成为中小企业当前面临的首要问题。不少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用工企业,本身就面临着经营困难和运营成本居高不下的压力,受新冠疫情冲击,全球经济出现下行趋势,市场需求不足导致订单下降、价格竞争激烈、单位成本增加、应收账款周期越来越长、资金周转困难、研发投入不足等一系列问题。

这场疫情对现金流脆弱的中小企业,以及抗风险性低的初创企业,会是致命打击。而供应链下游的小微企业是抗风险能力最差的一环,他们的现金流可能只能撑几天到一两个月。一些民营制造企业进入了生死时速,网络上不时出现公司开始裁员、降薪、停薪、欠薪的现象。

优化营商环境的政策不断出台  中小企业仍遭遇多重困境

为帮助中小企业纾困解难,提升其应对疫情冲击的“免疫力”,从中央到地方陆续出台了一系列帮扶措施。各项惠企纾困政策都在加快落实,政策效果开始显现,但仍然不时曝出企业到地方上投资遭遇多重困境。

首先、目前地方政府和国有大企业拖欠民营企业、尤其是民营中小企业账款的现象确实十分严重,很多企业已经被严重拖垮。政府拖欠民企账款的现象一直以来都存在,尤其是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以及新冠疫情的冲击下,被拖欠的应收款对企业的资金周转、经济效益、正常运行等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对许多企业无异于雪上加霜。

其次,一些地方为了政绩,让公共行政资源只服务所谓的大企业、大项目,不仅破坏市场经济秩序,甚至一些地方过度“偏心”,对重点项目环境污染、程序不当等违法违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这样的“特供”“专属”服务,反而破坏了营商环境,与初衷背道而驰。

再者,一些基层干部职位不高,但是吃卡要影响很坏,有的滥用 职权干预司法活动,有的放纵包庇黑恶势力违法犯罪行为,有的利用职权帮助黑恶势力非法牟利。这些问题的发生,严重破坏法治环境和经济社会发展秩序,严重影响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营商环境亟待落到实处

经济发展的活力来自市场主体,市场主体发展离不开良好的营商环境。据世界银行2012年发布的“在更透明的世界里营商”报告表明,良好的营商治理环境使开办企业需要的时间减少10天,就会使投资率增长0.3个百分点,GDP的增长率增加0.36%。相反,差的营商环境必然影响到社会生产力。因此加快改善营商环境,努力激发民间投资活力显得尤为迫切。

优化提升营商环境,就是要让企业和群众最低成本最高效率获得政府最规范、最便捷服务。一些地方政府还存在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确认政府与企业的利益边界,防止政府与民争利、杜绝少数官员以权谋利,将是下一步优化营商环境的攻坚战。

对涉黑涉恶问题突出的重点地区、行业、领域,应依法、准确、有力惩处黑恶势力犯罪,把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全部消灭干净,构建好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归还大众一个公平正义,让企业家专心创业、安心经营,让财产更加安全,让权利更有保障。

新冠肺炎疫情让我国很多市场主体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扎实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就要直面问题,落实好纾困惠企政策,让良好营商环境惠及所有企业。

抱团取暖求助外部力量  向政府反映现实困境

在与地方政府和大型国有企业的合作中,民企没有什么话语权,议价能力很弱,比如一些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凭借强势地位,用以后的工程和配套、加工、合作的名义作为条件,但是现实中不兑现的情况仍然存在。企业家经常碰到,招商时说得天花乱坠,过去后就言而无信、翻脸不认人,企业无法 正常展业,资金链断裂,连累家人朋友,企业家陷入迷茫、恐惧、惊慌、绝望的心态,很多企业最终只得黯然离场。

企业一己之力进行维权实在微不足道,这时应该求助于外部力量,比如地方商会、促进会以及投诉中心等等。比如,在世纪跨越之时,“温州市经济发展环境投诉中心”的牌子挂到了市人民政府,成立头几天,热线电话被打爆。在温州群众争议较大的案件审理中,当温州商人异地投资被骗时,在山西开矿的温州煤老板利益受损时,在俄罗斯清关事件发生时,在迪拜温商受伤时,都出现了他们维权的身影。

此外,中小企业需要抱团取暖,通过有效渠道向政府反应和求助。2012年6月,杭州不少企业和银行人人自危,一场“互保联保”危机全面爆发。牵头报道的《南方周末》这么形容杭州企业的这次“互保联保”危机:“无数浙江的大中小企业,通过纵横交错的担保之网异常紧密地纠缠在一起。银行间的激烈竞争,与金融危机后的刺激政策,更加促进了这张网络的生长。于是,危机一旦出现,便成了火烧连营。”

杭州的企业家们通过《南方周末》的记者请求促进会能想个办法,帮他们解决这次危机。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立刻派了代表去杭州考察,杭州地区600家知名民营企业联名 上书,向杭州市政府紧急求助,恳请政府帮助他们渡过因银行催贷、抽贷而面临的难关。杭州市政府做出了批示,要求相关部门和银行立马一同行动起来为企业的困境解围。

6月20日,浙江省政府召开了视频会议,建议“尽快建立专案小组受理危机企业的报告,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杭州的企业家们暂时松了一口气,很多企业总算“活过来”了。

抓住债务危机的本质进行债务重组  活下去是当务之急

疫情影响之下,一些盈利能力很强、发展前景很好的公司也很可能陷入困境:有些合同不得不终止、有些订单取消、房租、水电、员工工资却不得不支出,每一个意想不到的细节都有可能是压块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尤其是外贸企业,虽然说临时转向口罩、防护服的企业收益颇丰,但是市场容量只有这么大,不是所有企业都能转向,如果公司运作没有临时的替代产品线,或者立即转向富有生命力的运作模式,中小企业资金链本就脆弱,极易陷入困境。

很多企业家在面对债务危机时,首先想到的是“找钱”,这实际上是一种举新债还旧债的方法,但原有的债权人对企业的发展前景已经看淡,在没有达成新的债务条件的前提下,如果发现企业能有新的资金来源,原有债权人往往会通过强制措施迅速抽出这些资金,落袋为安,导致企业家费尽周折举借的新债对改善企业经营状况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只不过是增加了新的债权人,拖延了企业债务危机进一步爆发的时间而已。而且,由于企业状况堪忧,举借新债的条件更为严苛,会导致企业的债务负担进一步加重,而企业原有的问题不仅没有解决,反而使得企业集聚的问题愈发严重,只能使企业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

企业发生债务不能按时偿还时,一般有两种方法解决债务纠纷:一种是采用法律手段申请破产,强制债务人将资产变现还债,破产程序需要较长时间,在债务人严重资不抵债的情况下,债权人的债权将无法如数收回,结果是“鱼死网破”,双方损失惨重。另一种方法是修改债务条件,进行债务重组,既可避免债务人破产清算,获得重整旗鼓的机会,又可使债权人最大限度地收回债券款额,减少损失。可谓“两全其美”。这种方法尤其适用于虽然发生严重债务危机但仍有盈利能力和发展潜力的企业。

因此债务重组,需要抓住债务危机的本质,迅速有效地找出有效的应对策略。砍掉负累产业,实现债务剥离,激活主营业务造血功能,让企业逐步返回正常的运营轨道,这需要在留有操作空间的时间节点上制定出正确的债务危机应对预案,但现在的问题是,处理企业债务危机的方法复杂,既需要顶层战略设计,又需要有经验的团队实地操作,往往不是危机企业自身人员可以完成,而企业一旦深陷债务危机又常常处于惶恐和犹豫中,难以迅速做出正确的决策,失去了进行自救的良好时机。

寻求专业的法律服务 拯救危机企业

对于已经陷入困境,债务负担沉重,资金链断裂,资产被申请保全,生产经营停滞的危机企业,除了积极自救之外,可能需要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进行指导,借助其专业的方法和工具,丰富的经验积累,雄厚的资金实力,以及在产业整合领域的资源,对企业实施债务、业务、资产的三维重组,成功化解企业危机,帮助企业搬走压在身上的债务巨石,企业才有可能走出危机,恢复正常生产经营。

专业的危机处理企业,从初步的病情诊断,到后续的分析疑难再到最后的对症下药,整套流程衔接流畅、快速有效,用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最有效的方案直切企业要害,从战略上规划、从方法上优化,真正做到根据企业实际情况,以犀利的视角、高瞻远瞩的战略、宏观局面的把控上为危机企业审时度势、出谋划策,对症下药,从审计、法律、管理等方面多管齐下,以包围之势各个击破,直至攻出重围,避免倒闭、破产清算、企业家跑路等一系列悲剧的发生。

专业的危机处理团队需要汇聚了大批企业战略专家、经济学家、债务应对专家、重组律师、财务管理师、税务导师、稽查应对师和风险管理等各方专家,对危机企业量身定做服务方案:对于“身体较弱”,债务过重、涉及担保链条、存在一定法律风险,但主营业务强劲的企业,帮他进行及时的止血、输血、造血,多方面进行治疗,在危机彻底爆发前,及时分散投资风险,以保护股东私产;保卫现金流,以保障企业正常经营;排除风险隐患,以预防企业家职务犯罪;设立防火墙,阻断债务危机传导通道;制定危机应急预案,以全面应对债务危机。在危机爆发后,在外部专业机构帮助下及时正确应对危机,以避免企业破产;处理不良资产,以剥离企业债务减轻负担;担保链条割断,以保护企业核心资产;削减财务成本,以增加企业效益;化解法律风险,以保护团队安全;保护核心股权,以维护股东权益;保卫现金流量,以保障企业经营;加强合规管理,以应对司法审计,等等。

通过外部专业机构的帮助下,许多企业涅槃重生,如浙江一家钢构集团有限公司,在他们的帮助下通过债务重组,用800万元现金化解了近1亿劳务分包款;陕西一家企业在其团队的正确引导和运作下,通过用债转股的方式化解近10亿元的民间集资债权;山东一家民营企业——化纤集团,通过他们制定有效的重组预案和优化核心经营资产等一系列途径,很快实现了扭亏为盈的良好局面,并为其重组上市打下了良好的工作基础。

(作者周德文系经济学家、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浙江省人民政府特约研究员、师董会智库首席经济学家、国家发改委中国发展50人、国科智库中国经济30人、中和正道集团主席)

责任编辑:张璐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企业家日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联系cjb490@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