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元伟:世界氢医学理论先行者

2020-06-18 13:45 来源:企业家日报

已近退休的杜元伟,依旧在忙碌着。不同于以前,如今的他头上顶着“民间科学发烧友”、“全球氢气医用理论第一人”等等光环,时常接待慕名而来的取经、交流和合作的人,这也让他深感肩上的责任和担当。

氢分子医学在今天作为一个新学科,新产业,其发展正方兴未艾,前景无限。对杜元伟来说,二十五年前他关于将氢气作为一种神奇的商品进入百姓生活,作为医疗手段进入医学领域的理论正在得以实践,走向现实,并发扬光大起来,更多的人们越来越清晰地看见了氢分子医学发展未来的贝阙珠宫……

思考的价值

古希腊哲学家和科学家亚里士多德说过,人生最终的价值在于觉醒和思考的能力,而不只在于生存。

1962年出生的杜元伟从山东师范大学生物系毕业后回到家乡淄博第四中学当生物课老师。朴实无华、为人低调的他一直喜欢专研,业余时间常常从事一些生物学的研究,对传统中医学他也颇感兴趣。

图片 4.png

彼时,他与淄博另一学校教体育的宋继明老师一起练习中医气功太极拳。与他人不同,练习之余他常常会思考一个问题:练功当中常讲的气沉丹田;中医讲究的精、气、神…… 这个“气”到底是什么呢?由此,他开始痴迷并进行多年的思考、探索和实践。

杜元伟采用了排除法,发现元素周期表中的气态元素中,只有氢气具有能量,化学性质上表现为易燃。氧气只是具有助燃作用,本身并没有能量。人类的能量代谢过程、葡萄糖等能源物质的释放,都是通过逐步脱氢实现的,因为,他认为,由氢和氧气结合会生成水并释放大量能量。而水和氧气都是生命不可缺少的物质,可见氢气、氧气、水之间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

然而,长期以来,人们对氢气的生物学效应几乎熟视无睹。现代医学化学生物学,也没有相关的结论;氢气对生命的意义作用,医学、化学、生物学,都是空白。

基于此,杜元伟率先探索起氢对于生命的意义。他认真思考后大胆想象,认定氢气在人类的生命中具有重要作用。他认为,宇宙起源最原始只是氢构成,充斥宇宙空间的是漫无边际的氢,由于巨大气体尘埃的凝聚,中心部分温度升高发生热核反应,产生大爆炸,氢捕捉电子变为氦,再逐渐变为碳、氮、氧等元素,如此演替,万物生成。

于是,在1996年,杜元伟经过实践后率先在媒体发表了他和爱人魏翠贵的理论研究《气的物质性思考及应用展望》。随后,他和妻子开始陆续在媒体和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阐述了他们的观点:吸入氢气可以增进健康、祛病延年、清新空气、优化环境,氢气可以直接采取输入的办法,可以治疗疾病,而且还可以用于体育康复。

1999年,杜元伟在他的母校——山东师范大学学报发表了他和爱人魏翠贵写的《科学的新课题——氢气在生命活动中的意义作用初探》,已明确提出:“人在代谢过程中产生积累过多的过氧化物,许多疾病及衰老就是这些过氧化物所致,人体必有一定的生命机制来对抗这些过氧化物,氢气是强还原剂,自然无副作用地消灭过氧化物,实现了氧化还原意义上的平衡。

据考证,这篇文章,应该是有别于“高压氢治病”的迄今全球最早阐述氢气的抗氧化作用的文章。为此,我国著名的肿瘤医疗专家,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创始人徐克成所著《氢气控癌——理论和实践》一书中说,杜元伟、魏翠贵对用氢气在医学运用的阐述时间最早,观点新颖,“氢医学”是一项可以达到诺贝尔奖级别的重大发现,如果氢医学能够被学界所认同,那么就应该由中国人获得这一荣誉。

图片 2.png

▲我国著名肿瘤医疗专家,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创始人徐克成(左)和杜元伟

对于徐克成教授的对他这样评价,杜元伟是肯定没有想过的,但他内心无比高兴,这是因为,他对氢气物质的研究和氢气的运用使得氢气生物学成为了研究氢气的生物学效应的一门科学,成为生物学的一个新兴分支学科,和传统的中医学相结合,使我国的中医医学得到极大的发展。

在今年突发的全球新冠疫情,用氢分子治疗新冠肺炎,已经列入我国中医第七套医疗方案,这正是现代氢分子医学的理论的价值所在。

直觉的光芒

宋·朱熹在《朱子语类》说道,先知先觉,知是知此事,觉是觉此理。也就是说,对事物的认识在常人之前,觉悟也就早于别人。对于杜元伟而言,世界上不可能的事情,是想出来的;世界上可能的事情,是做出来的。

2007年,日本医科大学太田成男教授采用浓度为2%的氢气治疗动物脑缺血的试验取得了成功,并且在《自然医学》杂志上发表,“氢气疗法”才终于引起全世界的瞩目。2007年也因此被医学界公认为“氢医学”的元年。

然而,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由于杜元伟“草根”的属性,不是专业的“医家”,所以,他的理论文章没能登上正规科学或医学杂志,没有引起重视并得到认可,他发表在地市级的科学报纸以及行业杂志上的论文,全面的阐述氢气有抗氧化、清除自由基的医学功效。而这一研究结果的发表确比日本太田成男的研究早了8年之久。

也就是从上世纪90年代起,杜元伟就开始对氢气的医学价值进行研究。他用采购来的氢气瓶内的氢气通过注射进小老鼠体内,来观察氢元素在动物体内的走向,观察到这些动物的抗麻醉能力、抗饥饿能力得到了增强;他用氢气进行植物试验,结果发现生长在含氢环境下的植物花期得到了大大的延长。

更让人佩服的是为了加以验证,他甚至让自己成为一个小白鼠做注射实验,把氢气进行肌肉注入到了自己的体内,没发现积极或消极的效果。这也坚信了氢气对人体是无毒,有益的。

而在2014年,杜元伟和宋继明提供的实验报告中,有一份利用放射性氢元素来追踪氢在动物体内游走路径的报告。普通的氢元素在动物体内如何游走,很难用实验室方法被观察到,为此,杜元伟特意购买了小瓶氢元素(H )的放射性同位素氚(3H),随后委托高校实验室进行操作。通过电解氚水形成氚气后让小鼠呼吸,最后在小鼠体内的各个组织器官都测得了氚的存在,这说明氢气在进入到动物体内后,是全方位游走的。

杜元伟他们的这一实验也证明了一旦氢气的安全、无毒以及治疗机理明确后,氢气的医用价值将是在多方位、多脏器疾病治疗上发挥作用。这一实验同时间接证明了空气中的氢气对于生命而言,既是组成物质,又是能源物质。

物理学家爱因斯坦说过,人们之所以领悟不到宇宙的秘密,是因为他们习惯于将自己桎梏在眼见为实的牢笼里,不允许自己尽情想象,大胆假设,从而掩盖了直觉的光芒。

知行的力量

如今,氢气生物学研究开始兴起。当然,未知的因素也还很多。科学的本身就是在不断的质疑、不断的否定,不断推倒重置,方能摸索出科学的真谛。

目前,美国、日本和中国是目前研究氢气医学生物学效应最多的国家,每个国家都有几十个研究机构参与。在国内,中国工程院院士、复旦大学肝癌研究所所长、著名肿瘤外科科学家汤钊猷;著名肝外科专家、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吴孟超院士;另一个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我国肿瘤“诱导分化疗法”开创者王振义院士;以及著名呼吸病专家,国内最早开展氢医学临床研究的钟南山院士;最早将氢医学引入中国,国内氢医学研究领域开创者,海军军医大学教授孙学军教授;以及我国著名的肿瘤医疗专家,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创始人徐克成等等的专家都在为中国的氢医学发展领航、探索。

图片 3.png

杜元伟应邀参加2019年10月在西安召开的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氢分子生物医学分会2019年学术年会暨第六届氢生物学与氢医学学术大会上和与会嘉宾交流时说,氢医学效应,已不单单是某一具体疾病,几乎是整体性的基础性的,和传统中医医学的元气本原论吻合,也与宇宙本原性吻合。

敏于观察,勤于思考,善于综合,勇于创新的杜元伟的思路被彻底打开,从二十多年前的兴趣爱好研究,到如今氢医学产业的积极推动者,杜元伟深信:氢分子生物医学可能引起医学的一场革命,而医学的革命可能引起整个科学的革命。

现在,杜老师的身边聚集了一批企业家,他们在杜老师的影响,指导下,进入到氢气医学领域。同为宋继明先生弟子的高伟,也致力于氢医学行业,现在是山东维尔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发起人之一,目前在编辑宋老师的遗著《人体生命信息学》,他对杜元伟的科学精神赞叹有加,他说,是杜老师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影响了他,从而进入到氢医学产业,用氢生物科技守护大众健康。

明朝思想家王守仁在认识论和实践论中阐述,知与行,不仅要认识(“知”),更要应当实践(“行”),只有把知与行统一起来,才能称得上“善”。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杜元伟扎根民间,用研究成果转化氢医学项目,利益大众,其功可嘉,其德必远!(本报记者 赵健)

责任编辑:张璐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企业家日报)”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联系zxss2016@sina.com。